《孤岛惊魂6》:我要当雅拉超人爷爷奶奶可高兴了

”的盛名。虽然这些称号中反映出来的问题真实存在,但这也掩盖不住玩家们的喜爱(虽然更多的是爱恨交织)。近年来,育碧的许多大作都充斥着一股流水线的气息。开放世界、电影般的叙事以及繁复的支线,这些优点包裹着槽点的要素,玩家也都能够在育碧热度最高的几款作品中找到。

而这其中,以开放世界和FPS为主打的系列,非《孤岛惊魂(Far Cry)》莫属了。只不过即便是它也没能打破这个“育碧流水线”的模式。

从第三部起,游戏开场是主角面对反派,游戏剧情是主角以一人之力捣毁反派帝国。而从第四部开始,还可以在序章解锁隐藏的完美结局……这些独属于《孤岛惊魂》的传统,也一件不落地一直保留到了第六部。《孤岛惊魂6(Far Cry 6)》虽说也是一款在“育碧流水线”上的游戏,但是就像育碧的前几部作品一样,它依然没有让玩家失望(哪怕只是一部分)。

不得不承认,游戏的宣发十分到位,从来没有接触到这个系列游戏的笔者,光是看到预告片,就体会到了,什么是以游戏为对象的“一见钟情”。而且如果抛开续作中留下的前作彩蛋,《孤岛惊魂》系列每一部的剧情都可以拆开来单独欣赏,这也极大程度地消除了新玩家的入坑门槛。

雅拉,一个总面积仅有88平方公里的岛国。新上任的雅拉总统安东·卡斯蒂约手握号称可以治愈癌症的药品“卫威若”,扬言要带领雅拉人民“走向天堂”。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走向天堂征调案”和暴君对民众的残暴统治。

主角丹尼·罗哈斯就是这些提心吊胆的雅拉居民中的一员。在这里,游戏沿用了第五代可以选择主角性别的设定,可以让玩家凭喜好选择而不会对剧情造成影响。

在故事发生的那天晚上,丹尼一行人准备偷渡到美国,彻底逃离这个已然变成了“天堂”的反义词的国家。然而就是在这一晚,在安东部队的炮火中,丹尼先后失去了两位挚友,被命运冲刷到了反抗军“自由武装”所盘踞的圣所岛。作为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丹尼想要的只不过是平静的生活,但是丽塔的死亡,却硬生生地将她卷入到了这场武装革命的漩涡中。

讲到这里,就得说一下从四代开始就出现的速通结局。《孤岛惊魂6》在这一部依然保留了这一特色,只是这次,育碧做出了一些小小的改动。

克莱拉许诺,会给丹尼一艘能够离开雅拉的船只。但前提是,丹尼要帮助克莱拉夺回圣所岛。这也就导致这一作的速通结局无法再次靠开局“等待十分钟”这种方式解锁,而是要先完成序章在圣所岛上的主线任务后,才可以“逃离雅拉”。

丹尼·罗哈斯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逃离雅拉到美国去,而无论是丽塔的死亡还是遇到了“自由武装”的首领克莱拉,都没能改变她的信念。这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会做出的选择。而事实上,四五六部的隐藏速通结局一直都存在于官方认定的真结局之中。第四部如果真的等待明爹十分钟,那主角也就不会和黄金之路扯上联系,也就不会起后续的一系列冲突了。而第五部选择不逮捕神父,那主角一行人也能全身而退。

不管有没有主角的介入,克莱拉都一样会牺牲,那么如果丹尼离开雅拉远走高飞,不去参与这场多方面的纷争,不去趟这趟浑水,也许雅拉的未来,又会不一样。这些结局,不一定是完美的,但是普通人在这些场景下,有极大的概率会做出这些选择。毕竟每一部的主角,在游戏一开始,都只是一个个普通人。

丹尼刚来到“自由武装”的地盘,不由得分说,就被丢了一把枪要去反抗雅拉国防军。在隐藏结局的承托下,反观丹尼这场反抗之路的起点,多少能看出些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而那个选择了继续留在雅拉帮助“自由武装”夺回雅拉的丹尼,则更为理想化。驱赶着她走上革命之路的,不仅仅是丽塔的死亡,更多的,是“一日为游击队,终身为游击队”的命运指引。

与一些开放世界游戏不同的是,《孤岛惊魂6》的CG并不是完全的实时演算。固定机位的CG演绎也就使得游戏的剧情更容易呈现出电影的质感,而有实时演算的部分又不会使玩家对游戏与剧情的体验产生割裂感,这一点属于利弊均衡(毕竟如果出现玩家“在过场动画里穿的不像个人”的情况,一旦遇到严肃的剧情就会让游戏变成喜剧)。

在画质方面,《孤岛惊魂》从第四部开始就保持着高画质的水准。到了第六部,除了优化欠佳与CPU、GPU无法跑满等问题以外,在画质方面,《孤岛惊魂6》也不许会让玩家太过失望。

在关卡安排上,《孤岛惊魂6》虽然也有众多支线,但某些任务的完成顺序并不是强制的。比如摧毁防空炮、攻打加油站等必做任务如果提前完成,只会影响主线任务的节奏。但大部分涉及到剧情NPC的关键任务,还是会有各种方式阻拦玩家提前完成。有些任务地点不会提前刷出完成任务所需要的道具,而有些地点则会用玩家无法通过的区域设置封锁起来。这些设置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玩家的通关速度,但却能和剧情结合在一起,不显突兀。

反而有些任务如果提前完成,会导致出现BUG或是剧情转折过于生硬的情况出现(比如在圣所岛上过早占领燃料库)。同样,如果提前去山洞触发三圣祝福任务,很有可能遇到任务无法触发,玩家白跑一趟的问题。

完成了一天繁琐的工作,坐在电脑前点开桌面上“Far Cry 6”的图标,等着游戏加载进主界面。当我回到雅拉端起MS16 S步枪、背起破敌背包的那一刻,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姥爷家的后花园一样如鱼得水(虽然我姥爷家也没有后花园这玩意儿)。

克莱拉交给丹尼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和睦村的酒吧找到胡安·考特兹,与胡安突破国防军的突袭,收集物资回到“自由武装”的根据地后,这位我们在游戏中遇到的第一位“传奇导师”就会教我们如何改装武器。

所谓的“野路子”可以让玩家通过收集来的物资在工作台上改进的枪口、瞄准镜甚至是子弹。

你可以给装上穿甲弹,一**命,也可以装上毒子弹,让敌人自相残杀。如果你想悄无声息地通关,那么给武器装上消音器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敌人依然存在血条,但是可以通过改装让变得一**命的设计,彻底让玩家告别了《新曙光》里的“叠数值”,强行让FPS变成RPG的痛苦体验。

如果想改装更多的武器,除了剧情和任务奖励以外,玩家可以通过地图中固定点位的补给箱来获得新的武器和道具。在固定位置的“雅拉违禁品”箱子里只会出现固定的武器。游击队补给箱虽然位置固定,玩家从中获得的东西却是根据打开箱子的个数来而不是箱子的点位来决定的。也就是说,除了任务奖励和“雅拉违禁品”以外,玩家所有道具的获得顺序都是固定的。(“雅拉违禁品”中获得的武器一般无法改装)

当玩家完成收集贫铀、烧毁种植园等任务后,又会陆续解锁破敌背包和载具呼叫系统,玩家的战斗力,又会进一步提高。

最初,我以为破敌背包就是一个需要充能的火箭筒,但是,随着破敌背包购买的解锁,我发现,它就是个移动的大招库。因为玩家初始获得的“轰杀猩”只是众多破敌背包的一种。游戏中,你能够通过购买解锁不同种类的破敌背包,每种背包都有不同的技能。

例如,轰杀猩可以锁定敌人并发射一连串火箭炮,炮弹会在击中物体时爆炸;毒幽灵可以向战场发射可以使敌人互相残杀的毒气,以****;万伏雷可以向周围发射一道电磁脉冲,能够击翻附近的敌人、瘫痪安保系统并使载具可被强夺;狱炎人可以向周围发射一个爆炸环,在空中按下“跳跃”还能够向前推进……

这些背包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需要通过时间和杀敌数的积累来充能。并且除了主技能以外,还可以通过工作台加装一系列BUFF,可谓是所有“野路子”里最好用的一个装备。

游戏中玩家所使用的地图是由雅拉的旅游地图改装的,所以只有主线任务点、标志区域以及用涂鸦记号划分出的敌方区域和游击通道。也就是说,虽然依旧是开放世界,但这次的地图上没有了满屏的问号或者是感叹号,支线要靠玩家自己去解锁才会在地图上标记出来,避免游戏变得过于繁琐。

同时,玩家通过地图上的游击队根据地和主要城镇进行快捷传送。即使有些区域没有解锁,玩家有时依然需要跑图,但合理利用地图也缩短了跑图所需要的时间。等到战斗的时候,丹尼从丽塔手中接过的手机会派上大用场。

在《GTA V》里,手机可以用来拍照。但到了雅拉,一部智能手机就成了侦察利器。和《孤岛危机》的面板一样,只要是被手机准心扫描到的敌方单位,都会为玩家标记出来,不管是士兵、警报还是监控摄像头。手机通过滚轮还可以放大比狙击瞄准镜还要远的视野,在狙击前用手机观察一下,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玩家浪费子弹。

玩家如果开启了显示敌人轮廓,当玩家开始任务时,用手机侦察过的敌人即便隔着几层楼,也能在墙后显示出轮廓,方便玩家用伙伴标记敌人或是潜行完成任务。

解锁了载具呼叫后,玩家还可以用手机扫描除了军方载具以外的车型,从而解锁在根据地呼叫点呼叫这辆车的能力(包括坦克在内,无法扫描的车辆可以通过带到车辆呼叫点解决)。

按下鼠标左键,手机确实能够拍照,但是无法保存。如果玩家除了育碧自带的截图功能,想在游戏里拍一张照片当作壁纸呢?那这就要介绍一下这个有毒的拍照功能了。

玩家可以随时暂停游戏,在菜单栏中找到拍照模式。在这个模式下,除了第一人称以外,只要不超出玩家身旁一定距离,还可以切换并随意调整第三人称的镜头。

这样,玩家就可以绕开游戏的UI界面,真正意义上的做到一步一截图都能当壁纸。除此之外,玩家还可以给拍下的照片做美化和加边框、水印。旅游地图加相机,《孤岛惊魂6》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雅拉旅游模拟器。

NPC一直都是为开放世界游戏增加代入感的突破点,总是有那么一些有趣的NPC在《孤岛惊魂》系列的地图上活跃着。在雅拉的大街小巷,你就有可能看见到处跑的AI,有端着枪的友军,有散步的雅拉平民,甚至还能遇到岁月静好看风景的敌人。

如果你在跑图的过程中路过一个游击队队员,那么他/她只不过就是一个背景版,没有参与战斗的情况下,连血条都不会显示。但如果你不慎失足跌落高塔或是被敌人的炮火击中倒地,联机模式下你的队友有机会将你救起,单机模式下如果你倒地,在没有队友的情况下,系统会直接让玩家死亡。但如果玩家在一个游击队员NPC身旁倒地,这些友军就起了大作用。

只不过,虽然游击队员和剧情NPC都可以在战斗中充当你的战友,但剧情NPC无法死亡,玩家可以将其救起,普通NPC却会变成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包括队员在内,如果NPC对你打招呼,丹尼甚至会一一回应。这也是这一作中最令人惊喜的一点,那就是,主角终于不再是哑巴了。

也许是育碧不再单纯重点刻画反派的人设,想再给主角多分点笔墨。玩家可以在穿越雅拉的同时听到丹尼的自言自语。不管是第三人称的过场动画里丹尼的小表情,还是偶尔会冒出的自言自语,都侧面丰富了主角的性格。丹尼·罗哈斯,不再只是玩家在虚拟世界的投影,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

当主角丹尼操着一口夹杂着西班牙语的英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隔着屏幕,玩家的身心都得到了治愈。

除此之外,一直跟随在玩家身边的“动物伙伴”,简直是万能的存在。不但可以让玩家云吸宠,还能无视敌人的火力无限复活与自愈合,永远不用承担失去伙伴的痛苦,这样的伙伴,可谓居家旅行杀人必备良器。

作为初始宠物之一,帅宝不仅乖巧可爱,对敌人也绝不手软。动物伙伴可靠到就像胡安说的那样:“你可以把命都交给它。”

在雅拉,你会遇到许多会主动攻击你的野生动物,即便是在海里游泳,都会遇到鲨鱼。这个时候,一只会游泳的鳄鱼就成了绝佳的保镖。

作为动物系统的一部分,游戏还内置了曾被动物保护组织反对的“真鸡快打”小游戏。既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提倡虐待动物和血腥暴力,那么可不可以在游戏里体验一下呢?

无论是车载电台还是收音机,甚至是在做一些主线任务时,你都能听到许多风格鲜明的音乐。这些歌曲可不是育碧买了版权放进游戏里的音乐,而是专门为《孤岛惊魂6》原创的歌曲。在《Far Cry 6: Complete Music (Original Game Soundtrack)》这张专辑中,你可以听到包括游戏主题音乐在内的背景音乐。

如果说歌曲风格可以用口香糖的味道来形容的话,八爷的音乐是奇妙的柠檬和什锦口味,《孤岛惊魂6》的音乐就是热情的辣椒和热带水果风味。在圣所岛上的卫威若种植基地里,一曲《Bella Ciao de Libertad》就足以激起玩家的革命情怀。也许在游玩过后,你仍然愿意打开音乐软件,在歌曲的围绕下,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到雅拉。

提到吉安卡罗·埃斯波西托,很多人都会感到疑惑,但提起他的外号,就会让很多人眼前一亮。

想必很多观众是在《绝命毒师》中认识了这位神态切换自如、演技炸裂的反派专业户。不论是在《黑袍纠察队》、《曼达洛人》还是《鬼作秀》里,你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可以说,在《孤岛惊魂6》发售前的所有宣传中,最令人对游戏感到期待的,也许就是“炸鸡叔”了。游刃有余的作风,优雅的言谈举止,以及收放自如的神态,可谓将安东这个角色表现得淋漓尽致。更何况,育碧除了在《孤岛惊魂6》中推出内购的《绝命毒师》和《纸钞屋》皮肤以外,还加入了与另一位“反派专业户”丹尼·特雷霍的跨界合作任务。

不管玩家最后选择了反抗安东还是逃离雅拉,在这一切结束后,丹尼都是一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角色。“一日为游击队,终身为游击队”这句话说的也没错,丹尼就是天生的战士。她没有《红色警戒》中主角成为世界总理和《孤岛惊魂4》中主角继承父亲留下的帝国的能力和觉悟,她也不需要这些。这是丹尼·罗哈斯的潇洒,也是她的真实写照。

当这款游戏还处在预售阶段时,从看到这个游戏的预告片起,它的剧情、角色和玩法就深深的吸引了我。和别人不同的是,这是第一部在我刚了解到一个演员,还没来得及追他出演的电视剧时,就被预告片再次安利去看电视剧的游戏。这也是第一次,笔者感受到了什么叫针对游戏的“一见钟情”。

除了感谢炸鸡叔给我们带来了这么优秀的反派角色的演绎,还要感谢育碧的制作宣发与后续推出的这些联动活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