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与古巴革命

  1932年生,江苏涟水人;曾任中国驻秘鲁大使、中国驻智利大使;著有《拉美亲历记》《我的拉美外交生涯》《世界最狭长的国家——智利》等,另在报刊发表文章100余篇。

  给我印象较深的是东方省(即奥连特省),它是古巴革命的摇篮。19世纪古巴两次独立战争和20世纪的古巴革命都是在东方省首先发起的。东方省人民以叛逆精神著称,被称为“不驯服的东方省”。

  到东方省来的人一般都先到“英雄的城市”——圣地亚哥参观。它于1514年建成,1522年成为古巴第一个首都,现在是古巴第二大城市和第二大港口,面积6170平方公里,人口100万。

  我们参观了著名的以古巴第一次独立战争英雄蒙卡达命名的兵营。这是一群米黄色的建筑,我们到这里参观时已变成学校,其中一栋是博物馆,陈列着古巴革命历史文物,其余均为教室,每个教室都以一位牺牲的革命烈士命名。

  1953年7月26日,时年26岁的哈瓦那大学法律系毕业生菲德尔卡斯特罗率领160余名爱国青年英勇地袭击了政府军第二个大兵营地“蒙卡达兵营”,企图以此唤起和发动全国人民拿起武器反对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统治。

  面对驻扎在兵营1500名装备精良的政府军,他们斗志昂扬、英勇顽强,同敌人进行了殊死的决斗,但终因人少力薄而失败,起义者死伤过半,其余大部被俘。这次起义点燃了古巴革命的火把,古巴人形容其意义相当于中国的南昌起义。

  1971年10月,作者(右后提包者)陪同张德群大使夫妇(左前)参观蒙卡达兵营博物馆。

  菲德尔卡斯特罗及其弟弟劳尔等少数几个人事后不久也被捕,被投入松树岛(后改称青年岛)的监狱里。该岛位于古巴岛的西南部,是古巴第二大岛。

  在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他们在海上拦劫西班牙的运输船只,把抢来的金银财宝藏在该岛的秘密山洞里,因此,起初该岛被称为“金银岛”。

  19世纪,英国作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著名小说《金银岛》描写的就是该岛发生的故事。因该岛松树较多,又被称为“松树岛”。

  古巴革命后,许多青年人响应政府号召来这里栽种果树,又有许多来自亚非拉国家的青年到这里上学,青年人便占了该岛的绝大多数,因此,又改称“青年岛”。

  该岛有个较大的监狱,过去一直是政治犯流放的地方。卡斯特罗兄弟俩被捕后分别关在两间简陋的牢房里,里面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个凳子。

  卡斯特罗作为律师和法学博士,在被告席上大义凛然,慷慨陈词进行自我辩护,发表了《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著名演说。其速记稿被一位地下工作者秘密带出监狱,印刷成册,在全国流传,成为控诉独裁统治、号召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历史性文件,又称为《蒙卡达宣言》,但卡斯特罗等人还是被判15年徒刑。

  1954年11月,独裁者巴蒂斯塔为了竞选总统收买人心,宣布大赦政治犯。1955年5月,卡斯特罗及其在监狱的战友获释。他们出狱后于同年7月26日在哈瓦那成立秘密组织,以起义日命名为“七二六运动”。

  初期大部分成员是青年知识分子,后来有农民和自由职业者参加。不久卡斯特罗等人离开古巴去了墨西哥,在那里购买武器,组织和训练使用秘密武装。当时正在墨西哥的阿根廷青年医生格瓦拉结识了卡斯特罗兄弟,参加了“七二六运动”。

  1956年11月24日深夜,在卡斯特罗的带领下,包括劳尔和格瓦拉在内共82人,乘“格拉玛”号游艇,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多斯邦小港口出发,在海上同风浪搏斗了七天七夜,于12月2日黎明抵达现今的格拉玛省拉斯科洛拉多斯,即“红滩”。

  一上岸就被政府哨兵发现、遭到海岸守卫队和空军的扫射和轰炸,伤亡惨重,被迫撤退到马埃斯特腊山,清点人数时,只剩下卡斯特罗兄弟、西恩富戈斯、阿尔梅达、格瓦拉和雷内等八个人和七条步枪。他们上了马埃特斯腊山,开始了更加艰苦的游击战争。

  我们来到马埃斯特腊山,首先参观了一个农民家庭,当时游击队领导人常在这里开会。院子里有一口枯井,游击队的武器就藏在这里。

  马埃斯特腊山下一户农民元子里的枯井,是当年游击队藏武器的地方(中间为张德群大使,右为作者)。

  我们进山不久便到了一个接待站,这里有一所用棕榈叶盖顶的约20平方米的简陋木板房子。接待人员说这是当年劳尔率领的游击纵队的一个前沿指挥所,而屋里放着的两个沙发则是从1958年12月被起义军击落的政府军侦察机上拆下来的,是巴蒂斯塔送给劳尔少校的“圣诞礼物”。

  我们爬到海拔1234米高的一个叫“大石头”(重75000吨)的平台上向四面瞭望,只见马埃斯特腊山遍布热带森林,层峦叠嶂、山岭起伏,确是开展人民游击战争的好地方。古巴人称马埃斯特腊山是“古巴的井冈山”。

  1957年3月14日,在古巴东部的马埃斯特腊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反抗独裁的巴蒂斯塔政权。

  卡斯特罗等人进山后就同当地农民交朋友,在山区实行“土改”,建立革命根据地。起义军所到之处都得到人民的热烈拥护,迅速发展壮大,一年之后就扩大到2000多人,最后达到50000人之多。

  马埃斯特腊山的英勇斗争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反对独裁统治的斗争。1957年3月13日,有一批爱国学生在哈瓦那发起了攻打巴蒂斯塔的战斗,失败后转移到中部山区打游击,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

  马埃斯特腊山区是当时古巴最荒凉的地区之一,居住在山区的都是古巴最贫苦的农民。卡斯特罗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开展革命斗争。图为卡斯特罗在山上练习射击。

  为了发起全国性的战略反攻,格瓦拉受卡斯特罗总司令之命,于1958年8月底率领起义军144名精兵强将实行新的远征。他们从马埃斯特腊山出发,奔袭554公里,连续作战47天,期间只吃了15至20顿饭。

  起义军发扬了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大无畏精神,向驻守在圣克拉拉市的政府军主力发起了决定性的攻击,出其不意地攻占了政府最后一张王牌装甲火车,俘虏了火车上所有的政府军,接着又占领了当地驻军司令部所在地——大酒店,驻军司令维达尔向格瓦拉投降。

  被格瓦拉缴获的那列装甲火车还陈列在原地,成为向人民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之一。那家大酒店变成“克拉拉旅馆”,在格瓦拉广场纪念碑基座下安葬着后来在玻利维亚游击战争中牺牲的格瓦拉和他的战友们的遗骸,这里成为人们前来瞻仰和缅怀最频繁的地方。

  巴蒂斯塔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1958年12月31日晚携带少数死党仓皇逃往国外。

  几乎在格瓦拉攻占圣克拉拉的同时,卡斯特罗率领的起义军主力部队于1959年1月1日进入首都哈瓦那,宣布具有历史意义的古巴革命的胜利。

  1959年1月1日,通过电台,卡斯特罗得知巴蒂斯塔已经逃亡,命令各路纵队继续进攻,向哈瓦那开进。切格瓦拉和卡米洛的纵队横扫了半个古巴岛,他们与卡斯特罗在圣克拉拉会合,卡斯特罗在此发表了演说。摄影Andrew Saint-George

  美国和流亡国外的古巴反革命分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千方百计地运用经济封锁、外交制裁、武装侵入等手段,制造了“吉隆滩事件”和“导弹危机”等轰动世界的事件,妄图搞垮古巴革命,都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