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揭密:中情局对卡斯特罗的暗杀共有600多次!

古巴有一位名叫路易斯·巴埃斯的老资格记者,据说他对美国中央情报局针对古巴革命领导人、现任古巴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数百次谋杀未遂事件的史料颇有研究,堪称为一个专家级的人物。不久前西班牙《La Vanguardia》报的记者采访了他,请他畅谈一下他所掌握的那些鲜为人知的秘密。以下是采访时他们两个人的问答……

我今年65岁。65年来,我为古巴报刊撰稿撰写了42年,写的净是些关于卡斯特罗总统的报道。我生于哈瓦那,早就结婚了,有3个子女,他们都住在古巴,而且都是卡斯特罗政策的拥护者。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一些解密的档案,古巴安全局也有一些解密的档案。我多年来就是通过这些档案材料来研究全部谋杀卡斯特罗未遂的事件的。顺便说说,卡斯特罗现在已经有了继承人,他的继承人现在已经在管理着国家。

我先告诉你一件事:卡斯特罗原来有个习惯,每天夜里都要外出到“希尔顿”饭店(现在的名称叫“自由古巴”饭店)去喝巧克力鸡尾酒。中央情报局曾计划用毒死他,后来就把内中装有的胶囊交给一个潜伏在饭店里的特工人员了。

–不,不是,而是那个可怜的傻瓜把胶囊放到了冷藏室里冷藏起来,等他从那里取出胶囊以后,里面的毒药已经分解失效了。不过,同其它谋杀相比,这名特工可是离达到目的不远了。

–从中央情报局解密的档案和古巴内务部安全局的档案中,我看到的这类谋杀阴谋高达600多次!

43年来,平均每个月总有一次吧。当然,我说的是计划,有些计划从来都没有落实过,也有的没有执行到头就流产了。我这里指的是所有反对古巴革命的绝密行动计划。

–政治家阿连德当智利总统的时候,卡斯特罗曾对智利进行过一次历史性的访问。那次中情局安排的是让一个电影摄影师枪杀卡斯特罗。枪是藏在摄影机里面的。可到最后一刻,那个摄影师害怕了,吓得他没敢动手。

–中央情报局有个叫托马斯·佩劳的特工,他是中情局里面少见的诡计多端的人。他制订的计划是:派他的手下在古巴岛四处散布“基督二次降临近在咫尺”的消息,同时散布“卡斯特罗反对基督”的流言蜚语,并且说:古巴人都应当举行起义,反对卡斯特罗,起义将以美国潜水艇的枪声为号。

–说的不错。这个叫佩劳的年轻人简直就是个天才。但他所有的计划都是精心编制的,可以说他的计划曾让人看到了除掉卡斯特罗的一线希望。

记者:请允许我猜猜:是否有人想提议往卡斯特罗喜欢抽的雪茄烟里面放什么炸药之类的东西?

–关于这种谋杀方法的资料我还没有发现。但确实有人想往他的雪茄烟里注射一种名叫肉毒杆菌毒素的毒药。这种毒药十分厉害,只要一碰到谁的嘴唇,就马上会要他的命。

记者:不过,那种破坏活动恐怕不会光是要他的命,也可能还要破坏他的声誉和形象吧?

–我看到过一份文件,说一个肇事未遂者曾经试图往卡斯特罗将要前往讲话的一间播音室里喷洒成分类似LSD那样一种液体,以便让他忍不住不停地打喷嚏,丢面子。

记者:开句玩笑。真的,我只不过是开句玩笑罢了。您再给我再讲一个让我感到惊奇的故事吧!

–好吧。没过一年。针对他就又发生过一起严重的谋杀未遂事件,以至于卡斯特罗亲口说过:“我最大的成就是大难不死,我还活着。”

–中情局还有个名叫克里斯·帕登的特工,他制订了一个往卡斯特罗皮鞋上洒脱毛剂的计划。据说脱毛剂一旦起作用,卡斯特罗的大胡子就要掉个精光。可实际上他蠢透了,这个下流计划也没有得逞。

–的确愚蠢,可同时也很实际。中情局曾经在动物身上做过实验,你可以看一看这本书里载有实验结果的文件目录。

记者:您指的是肯尼迪当政时期美国人同赫鲁晓夫之间发生的那场“加勒比海危机”吗?

–正是那场危机。卡斯特罗火冒三丈地来到《革命日报》的编辑部,当时我正在那里工作。他对我们口授了他著名的五点声明。

–谋杀和破坏计划现在仍然在制订。比如说阴谋炸毁古巴水域的美国船只,再比如制订针对古巴流亡者的计划等等。总之,要随便找到一个能让美国海军陆战队到古巴海岸登陆的借口。请回忆一下美国人搞的那次“猪湾登陆”吧。

–可卡斯特罗猜透了他们的企图。事件发生的几天以前他就亲口对我说:“一定会在这里登陆。”

–应当接替他的人现在已经在执政。卡斯特罗是会给自己准备接班人的。请注意古巴的外交部长菲力蒲·佩雷斯·罗克,他还不满40岁;还有古巴的副总统卡洛斯·拉格,他也很年轻。

记者:他让大家都融合在一起。我知道他是半个加利西亚人(居住在西班牙西北部的一个少数民族。这里指卡斯特罗有西班牙血统。–译者注)。您和他一起去过加利西亚吗?

–没有。即使他的报告连续做6小时以上,我也没有打过盹。因为他做报告时我作为记者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再说,我也总是力求睡足了觉再去听他的报告。(赵德成 译)

Leave a Comment